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所有的一切尘埃落定。

    斗蛊场后方的一处别院中,摆放着一口棺材,里面躺着的,正是蛊虚子。

    此刻的蛊虚子,面色苍白,早已经没有了声息。

    他是被郑乾一击毙命的。

    尽管蛊玄子心中有恨,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在明面上找郑乾报仇。

    毕竟,他们本来就不占理。

    蛊玄子走到蛊虚子的面前,轻轻叹息,“我知道你恨那只黑狼毒蛛,可是你为什么那么冲动呢?我们在南岭,想要弄死对方,可有的是机会,何必急于一时呢?”

    顿了顿,蛊玄子看了一眼自己的亲弟弟蛊虚子,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过我有一点不懂的是,明明在最后,你的八爪章蛊已经缠住了对方的攻击,可是为何,你最后却是突然放弃了击杀那黑狼毒蛛呢?”

    “最不济,你完全可以拉着那黑狼毒蛛陪葬的,可你为何在最后关键时刻,停手呢?”蛊玄子的眼睛很毒,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弟弟的性格和实力,这才满是疑惑。

    没有人回答,院子里面静悄悄的。

    半晌之后,蛊玄子这才喃喃道,“这件事情,为兄一定会去查清楚的,而且,为兄在这里给你保证,一定会带着那姓郑的脑袋,还有那黑狼毒蛛的心脏,去你的坟前祭奠你的!”

    下一刻,蛊玄子的手掌一挥,一团火焰冲出,瞬间便是将蛊虚子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

    在南岭的一处荒山。

    这里明明是一处乱石岗,但是若是有着甚至敏锐的大能在这里,一定能够发现,在那乱石岗之中,有着雄浑的能量波动传开。

    还是一种隐藏阵法的波动。

    仔细看去,在这乱石岗之上,有着一个藏匿阵法。

    在那藏匿阵法之后,还有着一个山洞。

    此刻,那山洞之中,正端坐着一名青年,手掐印诀,周身的灵气缓缓升腾起来。

    而后,那些灵气顺着青年身体的经脉,快速的游走起来,最后转化成了大道永生的气息。

    如此珍贵的大道永生气息,却是被那青年,眼皮子都没眨一下,便是一股脑儿的全都灌注在他面前的一只足足有着磨盘大小的蜘蛛身体之中了。

    “嗡嗡!”

    能量剧烈的颤抖咆哮起来,那磨盘大小的浑身漆黑的蜘蛛,身上伤痕累累。

    但是在大道永生的气息滋养之下,却是在快速的痊愈着。

    这种情况持续了数个时辰,直到那黑色的蜘蛛,全身的伤痕褪去,重新恢复了健康之后,才算是结束。

    这青年,正是郑乾。

    而那蜘蛛,却是天毒灭神蛛。

    在疗伤之后,天毒灭神蛛也是成功的消化了今天吃了一肚子的蛊虫的能量。

    随后,它的体型迅速的变小,只有巴掌大小了。

    不过,郑乾也是发现,那天毒灭神蛛背部的纹路,此刻看上去,越发的凝实了,光是看着,便是有着一股不俗的能量波动,自那天毒灭神蛛的身体之中荡漾开来。

    “真不愧是能够在毒蛊榜之上排名第三的存在!”

    郑乾啧啧赞叹着。

    突然,那天毒灭神蛛却是一个跃起,一下子就趴在了郑乾的怀里,就像是一个没妈的可怜孩子。

    郑乾一脸错愕,有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感觉。

    “这……”

    倒是小镯子,在此刻道,“小子,你赚大发了,这只天毒灭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