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光是陈薇曦,还有戴濛泠。

    也是小嘴微张,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这……这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吧?”戴濛泠满是不可思议,喃喃自语,“绝对是那山纹壁虎,那一爪子重创了变色龙,这才有了接下来的机会,如果再给那变色龙一次机会,绝对不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发生了!”

    诸多议论的声音不断的传开。

    郑乾也不辩解,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径直朝着那猥琐男伸出一只手,“喏,男子汉大丈夫,输了就得认账,所以,拿过来吧!”

    那猥琐男虽然也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但是他还是没办法,将一枚身份令牌拿了出来。

    郑乾原本就从杭尘他们那里得到了六枚身份令牌,再加上自己的一枚身份令牌,也就是七枚身份令牌了,而今再度赢下一枚,也就是说,郑乾只需要再赢下一枚身份令牌,他就可以成功晋级了。

    “再来!”

    猥琐男一脸不服气,他的心里也是暗暗庆幸,幸好一开始和这小子说了不死不休,这样的话,自己还能够有机会继续掰回来。

    若是真的只有一局的话,那小子现在拍拍屁股走人,那这份耻辱,可就没有办法洗刷了。

    郑乾巴不得这样,他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第二局,他仍旧用的是山纹壁虎。

    这下子,可把那猥琐男气得不轻。

    这第二把,居然还用山纹壁虎,这不是明摆着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吗?

    周围的那些人议论纷纷,说郑乾第一把的山纹壁虎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可这小子,偏偏不信邪,你说我运气好?

    那行,我再用一把山纹壁虎,我来证明给你看!

    此刻,陈薇曦和戴濛泠看向郑乾的眼神也是变得越发古怪起来了。

    “这小子……”

    陈薇曦完全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形容此刻自己对郑乾的看法了。

    倒是戴濛泠摇头,“他还真是自信过头了,别一会儿输的难看就好了!”

    面对郑乾如此的羞辱,那猥琐男气得牙根痒痒。

    他的手掌一翻,拿出了一只浑身长满金钱豹花纹的老鼠。

    “金钱鼠?”

    有人认了出来,顿时惊叫出声,“这蛊,可是十分少见啊,而且,金钱鼠,还能够作为寻宝鼠,它们对于宝贝,有着天生的灵敏嗅觉,而且,战斗力也不弱!”

    “用金钱鼠对付一只山纹壁虎,可真是大材小用了啊,区区一只山纹壁虎,根本就没有资格和金钱鼠对战!”

    “看来,这两位之间,可是动了真怒啊,用山纹壁虎杀了自己的变色龙,这笔仇,怎么得也得报啊,不然的话,以后还怎么混啊?”

    ……

    那些声音议论开来。

    陈薇曦也是摇头起来。

    戴濛泠更是道:“他实在是有些托大了,这金钱鼠,别说是一只山纹壁虎,就算是是十只,百只,都不可能真的打得过啊!”

    这一局,比起上一局山纹壁虎对战变色龙,更加的没有人愿意相信郑乾了。

    要知道,金钱鼠和变色龙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更何况,金钱鼠和山纹壁虎呢?

    这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底下了,还有可比性吗?

    在众人议论声中,这次的斗蛊开始了。

    山纹壁虎似乎很有自知之明,动作幅度比起上一把对战变色龙的时候,谨慎了许多了,小心翼翼的,满脸警惕的移动着。

    “实力差距太大,就算是再谨慎也没用!”

    戴濛泠轻轻摇头,道。

    陈薇曦也是点头,刚准备说话时,场上的局面,已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