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在郑乾和陈薇曦,戴濛泠搭讪的时候,已经有几名先前不断的朝着陈薇曦和戴濛泠投过去贪婪眼神的人,满脸不善的朝着郑乾看了过去。

    那意思,分明就是说,这俩妹纸,我们看上了,你,有多远滚多远!

    郑乾眉头微微皱起,根本就没有将那几名青年放在眼里。

    这是我的小迷妹,凭啥要我让开?

    郑乾这一举动,可谓是彻底的惹怒了那几名年轻人。

    他们为首的一名青年,身上穿着一袭绣着银色灵鹤图案的长袍,他直接朝着郑乾走了过来。

    “小子,你挺有种的啊?竟然无视我的警告?”那青年语气之中带着嘲弄和不屑,就这么盯着郑乾。

    郑乾心中不禁摇头,要不怎么说女人是祸水呢?

    自己不过是和这俩小迷妹走的近了点,可不,这就惹祸上身了。

    不过,就冲着这几个年轻人挑事的脾气,郑乾就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对的。

    至少能够让这几名青年,今后远离自己的小迷妹,也能够让自己的小迷妹看清楚这几个青年的本质,以后能后离得远一点。

    “你刚刚是在……警告我?”

    郑乾有些迷惑的样子反问道,说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如果不是你说警告,我还以为是你的眼睛出了毛病呢!”

    “噗!”

    跟着那青年之后的几人顿时哄笑了起来。

    “尘哥,这小子,居然说你的眼睛有毛病啊!”其中一人不怀好意的怂恿道,“这要是不给这小子一点教训,可就说不过去了啊!”

    “可不是,尘哥,今天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了,你们杭家可是会被人笑话的,说你杭尘在泡妹子的时候,被一个路人耻笑眼睛有毛病……”

    另外一人唯恐天下不乱,开始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道。

    “尘哥,这事要是搁我身上,我铁定忍不了啊,你居然能忍住?”还有人开始用激将法了。

    郑乾不禁摇头,有这样的几个狐朋狗友,这杭尘可真是眼瞎了。

    看到郑乾这个时候,还如此的表情,那名叫杭尘的小子,此刻更是怒火中烧。

    “小子,你这是在自己找死!”杭尘的眉头皱起,声音森寒。

    郑乾刚准备说话,前方的高台之上,便是已经有着声音传开了。

    “此次的蛊毒比赛,则是互相捉对挑战,接下来,我会发给每个人一枚身份令牌,你们自己找人挑战,切记,须得双方均同意挑战,才可以进行下去,只要有着一方拒绝,这挑战就无效!”

    “挑战之后,赢得一方可以拿走输的一方的身份牌,一次只准许拿走一枚,谁若是最先凑够了九枚身份牌,谁就可以获得晋级!”

    淡淡的声音传开,在场中回荡。

    这方法,不得不说,还真是够狠的。

    算上自己的一枚身份牌,也就是说,每个晋级的人,至少需要再连赢八局,才能够成功晋级。

    一旦输了一局,便是需要多挑战两局才能够弥补回来了。

    而且,如此一来,几乎是要淘汰九分之八的人了。

    “另外,别忘记了,还有时间限制,时间为三个时辰,一旦超过三个时辰还没有凑够九枚身份令牌的,同样会被淘汰的!”

    话音落下,天空之中,便是天女散花一般的出现了无数的身份令牌。

    下一刻,随着台上的南岭禅家的人一声沉喝,顿时,那些身份令牌便是快速的落入各个人的手中。

    这晋级规则一出现,场中顿时乱成一团。

    那些收到了身份令牌的人,顿时开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